教师离职被学校索赔42万!这样就能挽留人才?

教师提离职被索赔42万

全文共1558字,阅读至少应该3分55秒。

广受关注的山西忻州师范学院副教授贾某青“脱产读博后辞职”事件,最近有了新进展。贾某青表示:

“这一天校方终于批准了执行诉讼裁决,按程序申请我的辞退,赔偿开支再另谈。”

此前,因为强调辞职,贾某青被学校欠款42万元,并导致了一场赔偿官司。

教师提离职被索赔42万

教师提离职被索赔42万

目前,学校将执行“为其办理劳动人事关系转移手续”的诉讼裁决教师提离职被索赔42万,按照程序来申请。至于补偿价格方面,将借助学院发起的新仲裁来解决。

也就是说,学校仍然“有了松动”但是针对“索赔损失”依然是坚持的,只不过是“赔偿多少”需要进一步分析。

42万元的高价违约金,

是狮子大开口吗?

这一次,

校方表示更委屈:

学校为培育人才进行了长期投入!

贾某青于2008年硕士毕业入职忻州师院,2015年-2018年到西北师范大学脱产攻读硕士并取得博士学位,在此期间忻州师院为其提供工资跟生活补助等。

双方在2018年签订《协议书》,约定贾某青须为忻州师院工作服务满三年(自2018年7月1日至2023年6月30日),才能强调调动要求。2019年9月25日,贾某青在合同期内提出辞职。

贾某青读博期间学校为其支付的薪水、生活津贴等共计13.0504万元。另外教师提离职被索赔42万,学校为培养贾某青还进行了长期投入,比如诸多上岗之前跟上岗之后的“培训成本”等共计18万元。

为此,校方在经历了上诉、撤诉之后,上个月向忻州市劳动人事纠纷诉讼院提起了新的诉讼请求:向贾某青提出42万余元的赔偿费规定。

贾某青则表示:

愿意亏本,但赔付金额不合理!

贾某青认为,忻州师院提出的这笔离职补偿费数额并不合理,应该参考与其同时教授毕业的物理系学生温某2019年3月的劳动仲裁结果:总赔偿金18万。

这一次,

网友们也争论不休!

有人认为:

教师违约在先,赔偿是需要的!

教师提离职被索赔42万

教师提离职被索赔42万

也有人觉得:

强扭的瓜不甜!

以离职赔偿留住人才是个馊主意!

违反服务合同,违约一方要分担赔偿责任,这无可厚非。但是,确定补偿金额应该基于双方的权责,要予以依规。学校之所以坚持主张索要“天价”离职补偿,主要目的其实是借此打消获得博士学位的青年学生想辞职跳槽的想法。

至于校方称还为培养她进行了长期投入,不知道这指的是什么投入?学校为人才提供必要的工作环境或者一定的科研支出资助,这其实属于投入,但这是学校的基本职责,而且学生在大学工作只是有产出的。如果校方有这样离职补偿逻辑,那恰恰体现出学校的人才观有问题。

“强扭的瓜不甜”,学校与其在“天价”赔偿费上折磨,不如认真思考为何留不住青年人才。学校必须帮人才成就真正可施展才华的表演,营造良好的教育与学术环境,做到以事业留人。

北青网

单位与个人都应注重“法理情”

教师由于个人发展以及其它原因,在法治精神和法律规则上讲,都有离开的权利,但是无论是个人而是单位,都不是冷冰冰的机器,在照章办事之外,还要顾及情理和形象。一个突出的方法就是要有契约精神,契约精神不是不能毁约,而是说应该承担因违约而带给的损失,走也应走得体面。

当然,不管学校投入有很大,学校应对学生的离开,同样应有契约精神,应该是平常心,看到人才流动的必然性,不宜给离职教师修改契约之外的特殊障碍。不仅如此,还需要有很宽广的了解,即离职教师不管流动至那里,都是在为国家跟社会的演进做贡献。由于教师层次提升,到更好的中学任教,虽然不能直接为本校再做贡献,但而是可能会因互相了解的人脉网络间接为学校发展出力。

概而言之,教师和大学“一拍两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是社会演进中的人才流动。如今,无论是企业抑或事业单位,所探求的人才稳定更多是一种流动状况下的稳固,而非铁板一块、一动不动——“铁板一块”也会丧失发展的活力。

新京报任孟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