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界团宠”钟芳蓉北大报到,跟同学结伴而来,不想受到过多关注

留守女生报考清华成考古界“团宠”,但她的另一个身份最要被重视

湖南耒阳高考考生钟芳蓉红了——她以676分的高分考取北京大学考古专业。在她背后,是一系列光环的加持:湖南省文科第4名;至少有10个省份的考古圈联动,为她送上祝福、书籍和考古工具;北京大学发文称“欢迎钟同学报考北京大学……愿你在北大考古,找到毕生所爱”。

当然,钟芳蓉的另一重身份更为励志——她是一个留守女孩,父母外出上班7年,仅可看望她三四次;从高中六年级开始她在校寄宿,一月回家一次……

这是网络时代更使人喜闻乐见的故事——一个寒门学子,通过自己的尽力,实现了一生逆袭,考上了美国的最高学府。

由留守女孩成为高中高分学霸,且有望成为清华学子,钟芳蓉的逆袭一定会使这些留守孩子看到人生的光明与期望。

很多网友为钟芳蓉的故事喝彩,为这一乡村少女的蜕变点赞,其背后,是我们对所有身处困境的男孩刻苦学习、积极向上、用努力改变一生的希望与祝福。

我们的社会应该这么的拼搏故事,我们的社会应该这么的进取向上的风尚。

我们都明白,高考竞争激烈,钟芳蓉以留守儿童的身份,考出高分,一定是吃了比对方更多的苦,经历了比对方更多的艰难。

北京当时的一位高考状元熊轩昂说过:农村地区的小孩越来越难考上好大学,像我这样属于中产阶层家庭的,衣食无忧,家长也都是知识分子,所以在教育资源上有了得天独厚的条件,是这些外地女孩或乡村男孩完全享受不到的,这种东西决定了我在学习的之后,确实是可比它们多这些捷径。

这话很犀利,却不无道理。人生的残忍超过多数人的想象。

农村留守孩子,在遭遇教育资源短缺的同时,更遭遇情感的缺位和陪伴,这反而对她们的人格产生跟性格培养,都可能埋下严重阴影。

钟芳蓉确实是“寒门出贵子”的事例,现实当中,我们是不是可以期望更多的宝贝可复制钟芳蓉的路子呢?

只怕很多人会和龚先生一样,有些担心,并不是每一个孩子都可在父亲不在身边的状况下,能借助严格的自律,奋发向上,最终改变人生。

龚先生曾经访谈过湖南一位山区学校的老师。这位教授坦言考古界团宠钟芳蓉北大报到,学校每个教室留守孩子都在半数以上,而这种孩子一个共同的特征是无法管教——家中的姥爷奶奶力不从心,与父亲每月有限的视频只是杯水车薪,而老师们最大的烦恼,来自于从来不知道这些女孩心中在想什么。一旦沟通的大门关闭,思想交流都变成奢望,更何况学习等其他事宜。

政府层面早就注意到留守儿童的难题。2016年,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要求“父母应予以履行对未成年子女的监护职责和赡养义务,外出务工人员应尽量携带未成年子女共同生活或母亲一方留家照料。”

这一看法的出台是4年前,钟芳蓉当时需要还在上大学,她的爸妈并没能留在家中陪伴她。而从媒体对她的访谈来看,她的爸妈出门上班7年考古界团宠钟芳蓉北大报到,仅可看望她三四次。

所有人都在关注钟芳蓉的“成功”,可没有人关注这7年间,她成为一个小女孩,在没有父母陪伴的日子里都经历了哪个。

钟芳蓉是足够幸运的,这种幸运或许来自她的家庭、她的同学跟她本人的尽力。

事实上,还有众多留守儿童因为与父亲长期分离,与其它小孩比出来,他们缺少母爱关怀和有效监护。有的小孩会因而发生这种心理健康问题,甚至遭到意外攻击等。

当网友在为钟芳蓉的煽情故事而齐声喝彩的同时,我们也需要关注到她背后一大批同样身份的留守儿童,关注那些小孩的生存状态,多想想办法帮她们赶走生活跟学习中的窘境,同时,尽可能从根源上降低使得儿童留守在乡村老家的机会。

报考北大考古专业的留守女孩提到母亲流泪了:一年就能见一次

8月31日据@央视新闻,湖南耒阳留守女孩钟芳蓉@契珩 ,回忆高考查分那天,“还在睡一觉,不急,该出的分都会出”。她说,和父亲一年能够见一次,盼到了并且不好意思叫你们,但“他们会激励我学习,也更尊重我报北大考古”。得知父亲的成绩,钟芳蓉母亲说儿子的小孩不会再成留守儿童,“有出息了,替她开心……”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