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润内心的黑暗在思考中深刻——《恶魔人》

动漫是一种艺术方式,这个模式可能不会被所有人接受,但大约大部分人会认同以及去探讨其中的含义。这自然是有其内在道理的恶魔人,诚然有很多的动画新作本身主打的就是低幼化和少儿化,但是更多的确实在其中投入了创作者的心血,而且从必定的层面上来说,正是因为动画新作不同于真人的表现形式,才使其具有了更多可以成就跟演绎的地方。不受制于舞台和特效的限制,也不会出现由于真人的演技而带给的参差不齐的表现力差距,动漫作品的虚拟化和平均化,让作者无法投入更多的心血去构建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

恶魔人

而从戏剧角度来说,当动漫真正成型后的现在,它所能承载的东西变得更多也非常广阔,不仅仅局限于儿童,成年人的观念在动画新作中得以表现,并去探讨一些非常内敛的精神内核,或许这只是今后动漫发展的必经之路。而在这之前,这种形态的作品仍早有滥觞,他们在动画新作的先驱时代就开始去描述自己的看法,并且为后人的动漫创作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其中的代表,不可不说者便是永井豪的《恶魔人》。

恶魔人

恶魔人》在中国动漫界有着”70年代三神作之一”的鼎鼎大名,尽管最近他可能会显得非常古早,但是其中许多观念跟动画作画技巧,影响了当时许许多多的佳作。而作者永井豪的历程,也十分具有传奇性。幼年时代便全身心投入到小说构思中的他,曾经一心一意的想要变成一名杰出的漫画家,但是命运多舛,在19岁时永井豪意外的得了一场重病几乎死掉,那时支持他活下来的惟一动力,就唯有”不能籍籍无名的死去”,凭着这股毅力,他撑了回来,并在后来拜”假面骑士”系列的原作者为师,从而学习专业的美术技能,后来陆续在《少年跳跃JUMP》开始连载生涯。

恶魔人

在1972年,永井豪推出了自己的生涯的代表,同时也有巅峰之作《恶魔人》,便大受好评,成为了推动整个动漫界成年动画的扛鼎之作。《恶魔人》的结局相当黑暗:男主角不动明和好友飞鸟了在一个机缘巧合的机会看到当时占领亚洲的天使一族准备向目前的人类进行毁灭计划,唯一还能阻止人们的方法就唯有以人类之身与魔鬼附身成为恶魔人来拥有对抗魔鬼的战力,而不动明既是一个具备坚定内心不被控制的人,于是他便牺牲自身来作为恶魔人意图捍卫人类。在这种一个背景下,从一开始故事就拥有了一种末世的苍凉感,但永井豪的作画意图仍远而且此。

恶魔人

实际上在故事中,作为配角的恶魔来消除人类的方法并不是简单地进攻,而是借助附身人类来使人类自身造成对同类的担心跟焦躁,这种富有着嘲讽意味的叙述形式。让《恶魔人》的独白在恐怖和暴力的外皮下具有更强的思考,永井豪的背景借用了中世纪对女巫审判的一些探讨,融入到《恶魔人》的本体故事中,显得非常具有内涵。不动明和女主角牧村美树在独白里代表着人性的善跟正义,但是永井豪的剧情却是人类的非理性和暴力怀疑战胜了这些善跟正义恶魔人,并予以人类一个全灭的剧情,这种暗黑感开创了一个时代的先驱,直到现在也有无数的成年动画在《恶魔人》所推动的道路上前行,或许这在某些程度上,也验证《恶魔人》超越时代的魅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