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行回应上线数字货币是什么情况

今天来看看一篇关于银行否认上线数字货币的文章,网友们对这件事情都非常关注,那么这次就为你们来简单介绍下银行否认上线数字货币,希望对大家小伙伴们有所帮助。

数字货币是一种非现金货币,可以象现金一样易于流通,但与移动支付和商业的虚拟货币不同样,最近关于数字货币的传闻不断,但是数字货币试点仍是“4+1”而且目前银行APP已经上线了数字货币钱包,不过这项用途还没有正式对外提供服务,建行昨日也否认称还在测试阶段,并不意味着数字货币正式落地发行。

建行回应上线数字货币

数字人民币的发展仍然牵动人心建行回应上线数字货币,昨天建行的APP突然上线了数字货币钱包,可以绑定银行卡开通。报道提及,在银行App搜索“数字货币”,会出现“数字钱包充值”以及“数字货币”两个子菜单,但点击“数字货币”,页面显示“该用途暂未正式对外提供服务,敬请期待。”

考虑到建行是中国四大行之一,其APP上发生数字人民币钱包,被视为数字货币落地的信号。

不过建行昨夜回应,否认了此事,表示8月28日晚建行回应上线数字货币,建设银行在手机银行系统启动相关功能检测,目前本次测试尚未结束。当前网传信息为科技开发过程中的检测内容,并不意味着数字人民币正式落地发行。

据报道,央行从2014年就开始研发数字人民币(DC/EP),目前数字人民币已经基本完成了顶层设计、标准制订、功能开发、联调测试等工作。法定数字货币实际上就是纸钞的数字化替代,是“人民币的数字化”,其用途和属性跟纸钞完全一样。

数字人民币目前依然在测试中,至于数字人民币何时落地,央行之前多次重申,内部封闭试点测试不意味着数字人民币正式落地发行。

建行回应上线数字货币

数字人民币试点仍是“4+1”,先行在北京、苏州、雄安新区、成都及将来的冬奥场景进行外部封闭试点测试。

推出尚无时间表谨防金融诈骗

监管部门已多次提出,数字人民币正式启用并无时间表。

孙国峰表示,目前数字人民币还是在外部封闭试点测试的阶段,还没有正式启用。下一步,人民银行将再次大幅加强数字人民币研发实验工作,数字人民币正式启用没有时间表。

关于数字人民币的传闻中也不乏一些假消息。比如,近日,一则有关深圳二手房交易未开始使用数字货币且银行巨额汇款无法充值成纸币的谣言在微信群传播。央行相关专家证实称,目前数字人民币试点应用场景为小额零售,并没有拓展到房地产买卖等巨额支付场景。另外,数字人民币与法币一样是法定货币,是可以1:1双向兑换的。

对于当前有一些不法机构打着数字货币的旗号进行金融洗钱,中国人民银行金融消费权益保护局局长余文建表示,遵照“一看两问三查四不要”原则,都可以一一识破。“一看”是要看理财收益率和负债利息是否合理;“二问”是指见到疑惑时,要问持牌的正规金融机构和金融监管部门;“三查”是应查金融机构是否有业务资质的执照、牌照,查金融产品是否合规,查金融广告是否合法合规;“四不要”是指不要轻信不明的通讯信息、不要透露个人有关信息、不要打开不明的网络链接、不要轻易汇款转账。

货币数字化与概念泛化

其实,货币仍然在向数字化迈进。

建行回应上线数字货币

货币自问世以来,随着相关科技的演进,其体现形态跟运行模式等也经常在不断演变,旨在不断提高运行精度、降低运行成本、更好地发挥功用作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

纵观全球货币历史,货币发展演化的基本脉络是:

自然实物货币(如特殊的贝壳、骨头、羽毛等)——规制化的金属货币(金币、银币、铜币等)——金属本位制的纸钞(代币)——纯粹国家信用货币(亦称主权货币、法定货币)。根本的演进方向就是去实物化、数字化。

其中,随着信息技术演进,信用货币的体现形态跟运行模式既在不断演变,去现金化、数字化进程不断加快。主要体现在:

现金货币(纸币及金属辅币)——存款货币(体现为银行存款,并以存款、存折等成为载体,货币收付主要是存取现金或通过邮政以写信或电报形式进行汇款,需要长期人工操作)——电子货币(仍表现为在银行或支付机构的余额,但其储存与收付主要借助电子载体,如银行卡、电子银行或移动支付的钱包等,通过电子信息存储与处理来完成,货币收付与合规监控的自动化水平大大提高)——数字货币(表现形态非常数字化、无形化,运行模式更加网络化、开源化、智能化。目前尚居于起步阶段,仍在探索之中)。

当前,“数字货币”出现多种探索。

信用货币的形成跟发展,大大增强了货币供应与数量控制的灵活性,但遭到种种原因妨碍,却既朝着货币超发、总量失控、货币金融风险大幅积累——引发越来越严重的货币金融危机的方向不断推进,促使他们不得不重新审视并构建创新货币运行模式与制度。其中,2007年次贷危机及以后中国金融危机爆发,更是实现各种“数字货币”纷纷涌现,出现了巨大变异。

按其概念出现的先后顺序,目前“数字货币”主要包含下列几类:

建行回应上线数字货币

1、全新的网络系统内生“加密数字货币”。其代表是2009年初推出并运行至今的“比特币”,是在特定的网络模式内,按照设置的方法由电脑平台打造和管控,避免政府跟个人干预(去中心),没有任何载体的单纯的“数字货币”。

在比特币基础上,又演进出以太币、莱特币等至少1700多种加密数字货币。

这种网络内生加密数字货币在演进过程中显露出价格持续起落的弊端,又造就出与法定货币挂钩的“数字稳定币”。

2、与单一法定货币等价挂钩,要借助购买挂钩货币成为储备物投放出来,主要采用于特定网络模式的“数字稳定币”。如USDT、USDC、GUSD等。

3、与一揽子法定货币结构性挂钩,需要用挂钩货币成为储备物兑换产生,主要采用于特定网络模式的超主权“数字稳定币”。如假设中的eSDR、Libra等。

4、探索或尝试中的,运用信息技术实现法定货币数字化的“央行(法定)数字货币”(CBDC)。现在不少国家都在开发CBDC,其中,中国央行的数字货币DCEP已经处于测试阶段。

中行原主任:数字货币试点范围年内或缩减

中国银行原主任、中国互联网金融业协会区块链研究组组长李礼辉8月27日称,数字货币试点范围现在却相对较小,今年年内或即将年初进一步缩减数字人民币试点范围是有也许的,但能否能较快推广到全国还需观察。

建行回应上线数字货币

据《路透社》报道,李礼辉在接受《中国日报》采访时表示,目前数字货币的试点范围一直相对较小,涉及数量较少,试点可以考量将来逐渐推广,前提是确保底层技术和系统平台超过稳定运行的标准,应用场景的设计可以满足大众意愿,且具有一定的行业竞争力。

针对央行数字货币能否替代第三方支付,李礼辉说,主要取决于其便捷性、可靠性和安全性,以及运维和使用成本的高低。

李礼辉称,如果经过试点,数字货币的应用无法超过一定规模,之后能否可以取代第三方支付就是一个市场选择的过程。他明年数字货币将在最长一段时期内跟成熟的第三方支付系统并行,成为主要的支付软件,并且不会很快就形成替代效应。

商务部8月14日发布《关于印发全面推进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总体方案的通知》,对具有条件的试点地区推行数字人民币试点。央行制订了新政保障机制,前期先由上海、成都、苏州、雄安新区等地及将来冬奥场景相关部门协助推动,后续视情扩大至其他地区。

全面推进试点地区为广州、天津、上海、重庆(涪陵区等21个市辖区)、海南、大连、厦门、青岛、深圳、石家庄、长春、哈尔滨、南京、杭州、合肥、济南、武汉、广州、成都、贵阳、昆明、西安、乌鲁木齐、苏州、威海和河北雄安新区、贵州贵安新区、陕西的西咸新区等28个省市(区域)。

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8月25日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数字人民币目前还在内部封闭试点测试阶段,尚未正式启用,没有具体推行时间表。

媒体报导称,数字货币内部测试工作至今正在北京展开;有上海的公务员已经领取到用数字货币方式发放的个别工资;雄安新区的麦当劳等19家公司终于开始试点数字货币。

我国的数字货币与英美国家的有本质差别。因为英美国家的数字货币是区块链的性质,是去中心化的,但我国的数字货币是有中心化的,即央行来负责,这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

从现在的已知信息能见到,央行应把相关金融活动完全掌控。有预测人士觉得,我国的数字货币将不会有真正的去中心化,反而会进一步巩固对金融领域的整体管制。

金融专家认为,如果全面实行数字货币,民众的交易将完全被放在监控之下,有利于收入下降、防范资本外逃、换汇。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编辑整理发布,如有不妥之处,请与对方联络删除处理。 以上就是建行回应上线数字货币这篇文章的一些介绍,网友一旦对银行否认上线数字货币有不同看法与及其,希望一同讨论进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