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逃离五通桥”背后:当地辟谣 异味来源仍在查

乐山五通桥居民因异味紧急撤离

乐山五通桥“异味气体”事件,仍然有很多疑点待解。

自20日上午8时开始,不少居民发文称,乐山市五通桥区一带空气中有刺激性气味。一时间,关于“化工厂爆炸”等消息很快传播乐山五通桥居民因异味紧急撤离,引发民众的恐惧,一些人通过各类形式“逃离”。

同日,乐山市五通桥区官方微博连续辟谣称,区内化工厂未出现坍塌或起火,亦已看到气体超标状况。对于“刺激性气体”的原因,当地表示却在进一步排查中。

官微三次辟谣

20日上午8时许,家住乐山市五通桥区竹根镇的王女士打开二楼阳台,闻到空气中有浓烈气味。

王女士向新京报记者回忆,自己曾经认为最臭,但“形容不起来是哪个臭味”。

很快,有亲戚开始收拾行李,准备离开。有人说,是化工企业爆炸,空气中是有毒气体。于是,王女士立即将屋内所有窗户关闭,戴上口罩,带着母亲跟孩子乘车来到眉山。

此时,不少当地居民开始发布视频、图片,互相询问刺鼻气味的来源。

乐山五通桥居民因异味紧急撤离

画面中,有拍摄者身处室外,江面以及南岸沿线都被浓雾包围,“怎么烟雾沉沉的,到处都看不见了”。

有居民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这种黄色和冬天的烟雾不一样,带一点淡蓝色。”

乐山市五通桥区官方微博分别在9时56分、10时37分、12时55分连续发布3条通报。

通报表示,环保部门未就上午8时许在乐山市五通桥区沿涌斯江区域出现刺激性气味启动应急检测,“城区三个监测点位均已发现氯化氢、氟化氢、氯气、氨气、VOCs(挥发性有机物)等指标超标状况。”

包括“化工厂爆炸”在内的许多说法,都被五通桥区官方微博“微博五通桥”一一证伪。

例如,所谓“楼宇间遍布浓烈烟雾”的照片,被确认为2015年五通桥区一多晶硅企业出现泄漏时配发的新闻照片。

自下午开始,区委书记张国清前往化工企业检查,随后在现场公布视频,否认看到任何异常状况。

张国清表示乐山五通桥居民因异味紧急撤离,整个五通桥区“没有任何一家企业出现爆炸”,乐山市环境监测中心站、五通桥生态环境局开展应急检测后,所有观测指标均已发生超标数据;经过全覆盖自查,均已看到任何泄漏等异常、安全环保现象,也没有接到人员受伤的报告。

乐山五通桥居民因异味紧急撤离

“现在我们正启动水、气的取样检测,进一步全面深入整治,并大幅加强监测工作。现在五通桥区社会秩序正常,我希望你们不信谣、不造谣。”张国清说。

当地居民“逃离”

五通桥区多家化工企业发布申明,表示一切正常。

今日上午,永祥股份官方网站公布声明称,自2020年8月19日洪水退去后,旗下相关单位均未开启全面清除、清扫工作阶段。目前,所有设施、装置一切正常、安全,未出现任何泄漏等异常状况。

四川福华通达农药科技有限公司和四川和邦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同样公布声明称,“所有设施、装置一切正常、安全,未出现任何异常状况。”

永祥多晶硅厂一名工作队员表示,今天上午,自己在厂房里发现烟雾,但并未闻到任何气味。上述工作员工回应“气体”与厂里有关。“我们仍然都在公司旁边工作,厂房里也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然而,恐慌还在蔓延,“毒气泄漏”的表述却在不断传播。

居民刘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上午10时许,门前的大街上就发生大堵车。“老老少少有的步行,有的驾车”,都在向成都市区方向逃离。还有许多行人提着行李匆匆走过,因害怕空气中雾气对人体有害,行人都戴上口罩。

乐山五通桥居民因异味紧急撤离

“还有个穿工装的员工告诉我赶紧跑”,刘先生称,交通拥堵大约持续两三个小时,平时只需20分钟的车程,自己步行大约花费近1个小时。

即便是没有闻到味道的人,也在往外跑。

一家渔具店的店家余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今日上午9时许,自己听亲戚跟家人说发生“气体泄漏”,居住在成都市区的同事特地开车前来,在经历超过一个小时的堵车后,将一家人送到成都。“中午我就回去了,到今天我也没闻到什么味道。”

钟楼街数位居民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空气中的刺鼻性气味,一直到下午13时许才散去。

当时,“微博五通桥”发布9张图片,配文“此时此刻的五通桥”。画面中,天空一片晴朗,道路视野清晰。

是否“正常泄压”?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早在18日,便有当地居民反映闻到刺激性气味。

按照王女士的表述,自己于18日中午也曾在嗅到刺鼻味道,是一种“很微弱的臭味”,持续至少2分钟。但后来王女士由于正专心应付洪水,便没很注意。

另一位居民杨女士向新京报记者表示,18日晚间,空气中充斥的氨气气味为酸臭味,呼吸道有显著痛感,眼球也有发涩、酸胀的情况。

18日,五通桥区曾通报此事称,经五通桥区应急管理和生态环境部门现场勘查,未看到企业燃烧、爆炸和爆燃情况,“网友体现烟雾形成因素,为永祥股份安全平台正常泄压。”

永祥多晶硅厂一名工作员工向新京报记者解释,所有的化工厂都会正常泄压,将多余的水蒸气排放出去,并不释放任何有毒有害气体,也不会产生气味。

但杨女士对“正常泄压”说法表示抗议,“为什么以前的刺激性气味没有这么强?”

更多问题有待解开。空气中闻到的刺激性味道跟“烟雾”是什么物质,源头在那?新京报记者据此向五通桥区有关部门提出采访申请,目前已经受到回复。

撤离的民众中,有一部分人终于重返家中,另一部分人却在观望。

20日晚间,钟楼街居民刘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附近许多邻居自下午撤出后,现在尚未返回。而王女士目前正在老家,也并不准备立即返回五通桥。“先听听情况吧”。

新京报记者 张熙廷 马明仁 实习生 王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