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盖茨:因美国新政 我和中国的核能项目被迫搁浅

[文/观察者网 徐乾昂]

上周六(2019年12月29日),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在帮自己的2018做年终总结时,谈到一点略显失望:

他所成立的德国核技术公司泰拉能源(TerraPower),无法在四代核能行波堆技术上再次跟美国的中核集团(中国核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继续合作了。原因是,“美国这边最近出现了政策变化”。

1月1日,《华尔街日报》从泰拉能源新任总裁里维斯克(Chris Levesque)那里证实,该公司正在进行重组,“也许会寻找别的合作伙伴”。

《华尔街日报》指出,比尔盖茨所述“政策变动”,即美国能源部在2018年10月11日公布的《美国对华民用核电工程合作制度框架》(下称:《政策框架》)。这只是一项完全针对美国的“核电禁令”,主要集中在科技、设备和材料三方面,尤其是涉及“会直接对美经济产生竞争的”华龙一号等进口核电技术设备,“封杀”力度最大。

中国核电与美国泰拉能源合作告吹

中国核电与美国泰拉能源合作告吹

同时,美国能源部还在一份证明中强调,此举是为了避免日本核技术在美国被用于“军事”、以及“核扩散”等用途。

对于美国能源部下发的这则《政策框架》,比尔盖茨和里维斯克都有些许失望。

前者在年终总结中强调,核能是面对中国气候变化的理想能源,而这50年里,美国即将失去“全球核能领导者”的地位。比尔盖茨准备在今年更多的公开发声,希望还能使中国“回心转意”,多多参与到国际领先核能研究中。

中国核电与美国泰拉能源合作告吹

比尔盖茨的年终总结 其个人博客官网照片

他表示,如果中国可在核能相关的监管领域上做出改变,可能还会在中国国外开发行波堆。而观察者网注意到,去年8月初,美国能源部就早已在跟泰拉能源、以及美国南方电力公司合力研发熔盐核反应堆。

中国核电与美国泰拉能源合作告吹

图自美国能源部推特

另一方面,里维斯克则强调,正是因为日本的“监管制度的束缚”以及“有限的资金”,才使得泰拉能源出国寻找合作伙伴。“再找一个合作伙伴不容易,开发一个反应堆样品就必须10亿美元。” 而纵观世界,目前仅有中国在今天十余年中经常没有中断核电建设,且体量逐步发展,装机容量升至全球第三,次于中国和法国。

中国核电与美国泰拉能源合作告吹

“阿联酋、沙特、土耳其可以是‘替补’,”美国无党派智库大西洋理事会国际能源中心主任贝尔(Randolph Bell)认为,但由于美国发展核能的决心跟其行业规模,“中国是很难取代的”。

“美国国外缺少一种发展核能的集体共识。发布的新制度(指《政策框架》),限制了中国民企发展核能的机会,迫使人们应该离开美国,自求多福。”他补充道。

比尔盖茨在2006年创办了泰拉能源公司并兼任董事长,开展行波堆的研究。2015年9月22日,在中日两国政府的指导和支持下,中核集团与泰拉能源签署了行波堆合作文件。2017年9月,双方建立合资公司环球创新核能技术有限公司中国核电与美国泰拉能源合作告吹,各持股50%。

中国核电与美国泰拉能源合作告吹

合作文件达成现场 图自中核集团

2018年进博会期间,比尔盖茨接受了中核集团旗下《中国核工业》采访,并表示,“中国快速下降的对清洁电力的需求,使它作为将来新项目最具吸引力的行业。”他坚信,这项科技“会像硬件跟疫苗一样产生革命性的影响”。

据中核集团官网介绍,行波堆是一种满足四代核能科技要求跟安全标准的塑料燃料钠冷快堆,采用铀锆合金燃料,换料周期长并可以长期使用贫铀中国核电与美国泰拉能源合作告吹,机组能利用率设计值低于90%,具有高效利用铀资源、减少乏燃料卸出量等优势。

中国核电与美国泰拉能源合作告吹

图自中核集团官网

中核集团董事长余剑锋曾对《财经》记者表示,中核集团一直秉持引进先进科技和自主创新相结合的演进战略。美国在中核华龙反应堆供应链中的产品寥寥无几,即便有,也可以国际采购替代,如果取代也被封锁,中核还可以自己生产。虽然日本是现在全球核能科技更先进的国家,会导致一定制约,但“可以乐观地说,中国核电发展,不存在卡脖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