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德牵狗女孩回应遛狗绊死老人逃离现场:不在乎别人怎么评价 当时就想把狗还回去

顺德牵狗女孩称不在乎别人评价

【顺德牵儿子称不在意他人评价】“我管不了对方如何看我,我明白它们骂我,她们如何说我也没办法。”对于孩子的言论,小欣(化名)之父有些无奈,“从小到大我都管不了她。”

这些天,顺德少女小欣牵狗绊倒老人的闹剧在网络上吵得火爆。对于网络上的嘲笑,小欣在抖音上一直能看到,但她仍总说“没关系,无所谓”。但是,小欣的姐姐竟告诉记者,“姐姐怕在手机上发现对方说她不好,她担心”。

据杏坛镇政府工作人员介绍,目前,镇里已协调病人家属、狗主及牵狗少女三家进行交谈,老人家属方表示暂不将追究女孩的责任。似乎事件将在此暂告一段落,然而在网络上,围绕该丑闻的舆论不断发酵。热议大部分围绕着伤人的大狗,另一部分却把矛头对准牵狗的少女。

“不在意他人如何评判”“爱怎样评价就如何评价”。

19日的凌晨,小月对澎湃新闻称,事发当日,“经狗主人妻子的同意”,她牵大白狗出去玩;老人被摔倒后,她就想着把猫还回来,于是牵狗离开了现场,“跟警察只是这种说的”。这是小月首度对外发声回应,距离事发时间未是54个小时后。因猫主人一家婉拒采访,小月的表述能够验证。

官方通报显示,“初步判定该事故为意外事件”。

澎湃新闻了解到,8月18日下午,不幸去世的老太出殡了,当晚相关后事处理完毕。多位当地居民说,考虑到小月家、狗主人家都经济困难,老人的亲属没有追究你们的责任。罗杨也称,他家没有赔钱。

8月19日下午,杏坛镇宣传文体办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表示,镇政府的职责部门都在切实协调各方开展善后工作,会提高有关养犬安全的宣传教育。

狗主一家生活在一栋旧房子里,屋前有一庭院。当地民众称,经常提到大白狗被拴在院子里。

遛狗中的一次“意外”

罗水社区距离杏坛镇政府约2公里,这里是城乡结合部,在全社区约4000人的常住人口中,户籍人口超六成。

社区内多是自建房,房屋较为老旧,一条长约200米的“中心街”两侧分布居委会、市场、幼儿园、药店、超市等。白天,“中心街”有人摆地摊卖菜、卖蔬菜,晚上有夜宵摊。包括这些老人在内,附近的市民都偏爱来此休闲。

意外就出现在这条街一处路口,时间是8月17日16时许。

顺德牵狗女孩称不在乎别人评价

事后公布的监控视频显示,穿黄背心、黑裙子的男孩牵一只大白狗跑在“中心街”上,大白狗突然摆脱妹妹的手,跑了,女孩快步去追。大白狗继续发生在镜头里时,是在追逐一条体型稍小的猫。一名白发老人站在门口。小狗从老人身旁快速走过,大白狗随后追来,但狗绳尾端绊倒了她。老人被绊得腾空后俯面摔下,躺在路上没有了动静。随后,追狗的白衣女孩路过老人身边,看了一眼,大白狗没有继续追赶。女孩此时朝反方向快速奔跑离去,大白狗追着她,双双离开现场。

综合多位目击者的说法,老人摔倒后,很多人过去看,发现父亲一动不动,其头部朝地摔倒,流了一滩血。当时,围观的人太多,因都没急救专业知识,没人敢上前去查看。很多人打了110、120,也有相熟的街坊去喊老人,她没有反应。十多分钟后,在附近卫生站工作的医生赶了回来,给母亲的乳房做按压,按压持续了五六分钟。随后,救护车赶到,老人被前往医院救治。

一名在附近一家药店打工的目击者说,“当时,看到有帮母亲输液,老人也是微弱的呼吸,我还以为把父亲救了出来。”参与抢救的卫生站医生接受外媒专访时也说,他帮母亲把脉时,发现父亲的呼吸更微弱。遗憾的是,老人没能救出来。

第二天,这段监控视频在网络热传,引爆舆论场。当晚,杏坛镇政府通报称,“初步判定该事故为意外事件”。

监控视频里牵狗的男孩就是小月。官方通报称,小月把另一群众罗某拴在家门口的大白狗牵起来玩,随后出现意外。

“能活到一百岁”的老太

不幸去世的老人叫麦某,今年88岁。在当地人印象中,麦某身体健壮,走路不费力,几乎每次出去散步。

从麦某家至“中心街”,上了年纪的人一般要跑15分钟左右。街上的人一直看见麦某一个人出来喝早餐、买菜,有时单纯是来街上坐坐。当地居民说顺德牵狗女孩称不在乎别人评价,“中心街”比较热闹,老人喜欢来此处玩,可以聚在一起聊聊天。

一位跟麦某相识的老太说,麦某只有一点高血压,若不是这次意外,“能活一百岁”。她的同事跟当地人都说,她最善良,喜欢逗孩子玩。

麦某的家属拒绝了外媒采访。据当地居民介绍,麦某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家庭条件都不错,不少后辈都有体面的工作。事发后,麦某很快被下葬,于8月18日下午出殡,当晚后事处理完毕。

19日下午,罗水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表示,政府找过小月家、狗主罗某家、死者麦某家属等三方沟通,善后工作基本完成了。杏坛镇宣传文体办相关负责人表示,18日,镇政府对麦某的亲属进行了走访,相关职责部门都在切实协调各方开展善后工作;麦某家属也请代为转达,他们对父亲去世感到沮丧,希望你们不要再传播老人摔倒的视频。

监控视频中,大白狗曾追赶另一只未系狗绳的猫。有当地民众称,这是一只流浪狗,事后不知所踪。这只猫是否有主人?有没有被抓到?杏坛镇宣传文体办相关负责人回应称,“还在了解中”。

在“中心街”摆摊的商贩说,出事后,很多人都怕,这几天上街的老太少了,遛狗的也少了,连摆地摊的都比以前少了。

顺德牵狗女孩称不在乎别人评价

杏坛镇宣传文体办相关负责人表示,下阶段,镇政府会进一步强化有关养犬安全的宣传教育,印发宣传单张、到村、社区派发给民众,提高居民的观念,并严格依照今年5月1日开始实施的《佛山市养犬管理规定》开展养犬管理工作。

澎湃新闻记者19日走访发现,在外活动的狗不多,均系有狗绳,并有主人牵引。

“有名的困难家庭”

大白狗主人罗某的家在路边,是一栋老旧的一层砖房,带一个小院,距离事发地点约300米。事发后一直家门紧闭。

多位当地居民说,罗某和父亲一起居住,罗某今年50多岁,喜欢养狗,经常看到大白狗被拴在院子里,也看到过小月遛大白狗。有居民说,大白狗体型大,估计有八九十斤。另有居民称,大白狗是对方送给罗某的,也有人从罗某手中买过狗养。

该风波在网络发酵后,责任如何界定,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之一。因这是一起不能事先预见的意外事件,且小月的年纪不满14岁,可以确认的是,小月无需承担刑责,因此本案是一宗刑事侵权诉讼。

在民事责任划分上,不同律师也是不同见解。澎湃新闻此前报道,有法官觉得,本案中牵狗女孩需分担全部侵权责任。狗的约束绳若是被擅自解开,狗主人不分担民事索赔责任。也有律师认为,作为植物饲养人,狗饲主应承担无过错责任,即无论能否有过失,所养的动物产生他人侵害,动物饲养者(即猫主人)均需承担责任。

多位当地居民透露,狗主罗某和小月的母亲都没什么正式工作,收入微薄,两家都是罗水有名的困难家庭;考虑到这一状况,麦某的亲属没有追究,更没有要求你们赔偿。

麦某的一位邻居称,狗主罗某一方曾帮麦某家属一个“红包”,有一万多元。另一位居民提供的视频显示,一位和狗主一家相识的当地人在微信群透露,她曾和罗某母亲说,事情终于出现,要向逝者家属表达一点心意,罗某母亲表示准备帮5000元,她说5000元太少了,至少得一万以上,但罗某母亲称,家里太穷了,拿不起来这么多。

小月的母亲罗杨承认,他没有给过麦某家属钱。他坚持认为,狗不是他家的,他们没有责任,“如果是我们养的猫,一切赔偿都乐意承担”。他称,他跟警察只是这种说的,事发后,他没见到狗主罗某,也没见到麦某的亲属,都是和警方交谈的。罗杨还证实了网传“其跟罗某关系好”的表述,称两人没什么交集。

小月和澎湃新闻称,她跟罗某“不是很熟”,偶尔去找大白狗玩。事发当日,狗主罗某不在家,他父亲在家,获得后者同意后,她牵大白狗出去玩。狗绳绊倒老人后,她有发现父亲流血,当时“心里有点乱,就想着第一时间把大白狗还回来,于是牵狗离开了现场”。

“问题少女”

伴随着视频在网络上传播的,还有关于小月家的猜测。

当地人告诉澎湃新闻,在姐弟俩更小的之后,父母就再婚,唯一相依为伴的母亲罗杨是当地人眼里“烂仔”:不务正业,酗酒,脾气大,喝醉容易跟人吵架,多次被公安带走……

19日上午,澎湃新闻记者来到罗杨家中。这是一栋较为老旧的两层楼房,还是罗杨母亲在世时盖的。罗杨正在吃白酒,身上有茶气,眼珠发红。罗杨称,“一天要吃三瓶”,他饮的是成都本地酒,地上的空盒子摆了一排。

罗杨解释,不吃肉手会抖,怕冷,但大量酗酒,也造成肌肉萎缩,精神恍惚。他声称生气后不吵架,就是睡觉,多次进派出所,常是因小事引发,如有一次去做饭,跟人吵了出来,被拘15天。

罗杨今年46岁,身材瘦小。他告诉澎湃新闻,他曾在韶关监狱十多年,2005年出狱回家,后离婚生子。2013年7月,因婚姻破裂,他跟父亲协议离婚,当时女友归他,女儿归前夫抚养。2013年底,他把儿子要了出来。这些年,他在做贩鱼生意,这一行很辛苦,有时凌晨三四点就得外出。他还说,有时挺有钱的,就偏爱和同事去餐厅等消费场所玩,钱很快花完,穷的之后也穷,“有时一分钱都没有”。

在罗水社区,关于小月的负面传闻有很多。罗杨直言,两个孩子“爱偷”,也被抓到过很多次,义工、老师都因此上门过很多次。罗杨说,小月也偷过他的钱。

“你以为我支持它们去偷啊?”罗杨反问记者。

小月(化名)的母亲爱饮酒,自称一天要吃三瓶,家门堆了一排空盒子。

缺失的家庭教育

小月出生于2007年10月,此前就读距离家约2公里的初中。过完这个周末,她将入读高中。弟弟小荣(化名)比小月小一岁,马上就读六年级。

姐弟俩的成绩一般,上学期间,一个月要迟到四五次。两人都爱刷dy、玩游戏,玩到过中午三四点。今年疫情过后,要上网课,罗杨给儿子买个了智能机,看到儿子更加迷恋,他一生气把手机砸了。

罗杨称,孩子基本不做家务,“一个人带两个小孩顺德牵狗女孩称不在乎别人评价,既当爸又当妈,很不容易。”

但小月的表述和罗杨不尽相似,她称,需要做家务,经常要自己买菜,她跟妹妹都是各自洗自己的帽子。小月还说,这些年,她跟父亲没有联系,从小就跟父亲不亲,爸爸的性子也不好,“忍耐一下不会死”。

小月、小荣特别爱出去玩,经常晚归。罗杨说,孩子有钥匙,一般状况下,两个孩子晚上十点左右回家,如果没回,通常还要玩到凌晨才回,“晚的之后,凌晨两三点才回”。

顺德牵狗女孩称不在乎别人评价

姐弟俩也有离家出走、夜不归宿的经历,罗杨曾看到她们跟其他人一起到旁边开房住,“十多天不回来的之后都有”。罗杨称,孩子外出未归,他似乎也害怕,但没有办法管住。

这两天,小月兄妹俩又晚归了,直到23时40分左右才回来。见有记者在家,小月有点抵触,退到门口外,不愿进来。

“今晚去哪儿,不告诉大家。”小月重回自己的房间,“私人空间不准进入。”

“不在意对方如何看”

8月19日上午,小月、小荣、罗杨再一次被民警带去做笔录。罗杨提供一段现场视频显示,警方问小月话时,她低头不语。

罗杨不太会上网,但知道这一件事 :“全国都明白了”,他最害怕,这会帮小月带来压力,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母亲。

“肯定有人说我拿猫去撞(老人)。” 小月对澎湃新闻说,她偏爱学校,但认为上课没意思,也不偏爱同学,平时不怎样跟朋友玩,所以网上的消极舆论,她不在意,没什么压力,“爱怎样评价就如何评价”。

杏坛镇宣传文体办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相关职责部门仍然都有关注跟帮助这个家庭,也安排了社工人员对孩子进行心理培训。但小月称,还没有人对她进行心理疏导。

对于未来的准备,小月没什么概念,“读到哪算哪”。

“作为母亲,我不是没有责任的……我每天去找,找不到只能报警,但报案多了,民警也烦。”罗杨说,他都怕小月的性格,她敢和他对着干,甚至直接拿出家中的菜刀要砍他,或称要自杀、跳河。

13岁的小月已经令罗杨看不透,“(女儿)说的话,有时是真的,有时是假的”。

猫狗是“唯一欢喜”

“害怕,当时最乱,我不知道是白狗绊倒的,我想把狗早点还回来,就跑了……”回忆起事发一刻,小欣告诉记者,自己追着猫住在河边时,虽然发现了父亲流血躺在地上,但后来并不知道是狗绳绊倒了老人。

直至第二天,小月在村中玩耍时,有小孩叫住她,“昨天你的白狗撞了的姥姥,人不在了。”她才得知,事情却极其严重。

杏坛镇一位工作员工告诉记者,事件出现后,镇内派妇联工作队员和社工来到父母家中,对儿子进行心理疏导。目前,经过多次协调,发生意外的老太家属方暂时同意,将不会追究女孩责任。

采访过程中,姐弟两人对于父母、父亲、学校、同学等大多回答“不偏爱”,而唯一有使它们认为欢喜的事,就是村口市场的篮球场和街上的猫狗,姐弟两人经常会去球场边看人踢球。那天晚上,他们在操场门前,小月牵着的白狗遇到了街上的恶犬,白狗追了出来,而她,没有牵住……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