丸户史明写路人女主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如果我们回到丸户写路人第一卷的之后,丸户的意图是哪个。这一点,在他在C91上举办关于WA2访谈的之后有过披露:

丸户:虽然是和纱的粉丝比较多,但哪可是100%啊(笑)。对此我感觉有些失落呢。虽然这上面(指中间国内那100%的冬马党里面)有“雪菜我也很喜欢哦”的人。

这或许是丸户创作的开端吧。对于在galgame界摸爬滚打十年之久的电影家来说,业界的缩水让他不得不考虑将创作重点转移至一个新的领域,路人女主作为了丸户的试水作。同时,裹挟着丸户从galgame界带来的深深恶意。

路人女主在诸多意义上都像是一部为了展现完整人物形象而做得设定集。丸户自己亲承加藤惠相较于过于女主角的新颖,而这确实只是丸户本身所想达成的目的。正如 @emoevil 在提问中提及的,加藤惠的创作过程是一个带着“反套路”标签的套路故事。而加藤惠角色的造就其实饱含了丸户过往作品里这些人气角色的影子,比如小木曾雪菜,比如夏海里伽子。虽然,加藤与他们几乎完全不同。

在知乎路学圈子里很多人将加藤惠和夏海里伽子做类比,认为两者相似度很高。然而事实的缘由似乎只是这么。造成两者相似度很高的缘由是因为丸户将原先赋予给里伽子的行为习惯跟特点移植给了加藤。这也就导致了,读者在探讨加藤行为的之后很容易联想到跟她有着相似特性的夏海里伽子来。不可否认的是,里伽子确实是《女仆咖啡帕露菲》这一作里绝对的主角核心,而且在人气和人物形象上都获得了不可否认的顺利。但即使我们代入到两者角色的世界里去看,我们都会看到引起两者行为特性极为相似的缘由似乎是因为二者面对的主人公的不同。

这也许也就引申出了路人女主的第二个问题。为了极大程度地建立加藤惠的角色构思,其他人物形象应该被牺牲,甚至可以说其他人物形象应该匹配到加藤的行为方式上,这样就能像锁扣一样完整地展现加藤人物的角色气质。很不幸的就是,安艺伦也成为了最大的牺牲者。在安艺伦也身上,尤其是他应对感情事务的探讨跟行动上,安艺伦也是有显著缺陷的,而虽然正是塑造出的这些缺憾才使加藤的发生变得非常顺理成章了。但是帕露菲中的高村仁不是,高村仁是姐控无疑,然而在早年面对杉泽和高村两家的窘境,面对女儿嫁给当时的姐姐,而父亲去世或者famille本店遇到变故等一系列时间以后,高村仁展现出的或许是一种面对爱情的坚韧和信念,并不是安艺伦也面对情感问题是呈现出的弱气。试想,两个在情感上做法几乎没有共同之处的人,如果面对她们的男性采取的行为模式恰恰相似,那这能否说明加藤和夏海在本质上就有着区别。(关于两者详细的对比,留待以后了)

路人女主的第三个问题,就是逻辑感的欠缺。这一点其实是丸户的老问题了,都合主义过于的体现。英梨梨和伦也的情感矛盾,学姐前后角色感的显著转变,在逻辑上都有长期能雕琢的个别。但是针对丸户来说,可选择项很少了。因为为了加藤服务是第一位的,可以说,路人的顺利基本都赌在了加藤惠这个角色的身上。从行业的反馈来看,丸户可以心满意足了。毕其功于一役,还好这下打赢了。

不过这也应征了 @王圣童 提到的问题,轻小说界的今后创作风向问题。不过,我倒是更想谈一谈老贼本人构思风格的转变。近来在多次解读老贼的佳作,路人女主在我看来是丸户对市场的示弱。不过老贼很聪明,披了一层新角色的皮,唱了一曲过去的老曲调。其实单纯品味丸户和深崎的组合能够看出一些意味在上面了。两人可以说都是市场化的典型支持者和代表,在自己原本过硬的专业能力基础上,加上了市场化的取向,创作出路人这样的佳作也是情理之中。

只是,可能我们就会稍作叹息吧,还会静静等待13卷的翻译,等着看这个集路人大成的加藤惠最后的创作。因为,加藤惠才是路人的灵魂,如果老贼在惠的身上有了新的突破,这次的进军其实算得上打顺利了,倘若13卷并没有给予新的突破,那么我们也只好恭喜丸户自己开启了新世界的房门路人女主,惋惜他关上了自己屋里的窗户。

路人女主

路人女主

===================================================================== @浅色回忆 浅色大来答了。关于一些疑问当然解了惑也留了新的问题。

关于丸户作品中女主是否独立。浅色大帮的解释是:在已处于里伽子线前,对里伽子和男主的故事知之甚多而里伽子的心态也是回避问题,从而变得更加独立。

在这里就有两个点可以讨论一下了:

1、若只是从“玩家已处于她的线路前”体现出的人物特点表现其“十分独立”是否靠谱?

显然,在帕露菲的叙事里,丸户为了情节必须跟矛盾突显,刻意隐藏了里伽子和高村仁关系的核心难题和更重要的事故造成的风波。这个事故造成的结果就是。里伽子半年前在更应该高村的之后(恰恰这是依存的彰显),高村仁因为探望儿子的缘故,一周没有联系里伽子。这使里伽子陷入了最深层次的冲突里。她怀疑着高村仁对于(爱情跟情感)孰轻孰重的选择,但同时也在能否选择捅破这层窗户纸之间游移。所以我们在帕露菲里发现的从11月3日展开的里伽子故事到新年揭秘左手之事为之,里伽子面对感情态度的回避最像是一种对二人关系的一种恐惧跟否定。这也就促使这个元素并不构成表现里伽子人物形象“独立”的重要原因了。

2、白色相簿2主人公冬马和雪菜是否对北原春希存在“天然依存”

冬马跟雪菜对春希是否存在依存?当然有。否则冬马不会在5年后的斯特拉斯堡雪夜追逐,否则雪菜不会在IC CC的三年间忘记唱歌,直到春希最终揭开心结,才重拾歌喉。然而这些依存是否天然呢?这种依存是否妨碍两者形象“独立性“的消失?

其实正好相反便是。

在白色相簿2的独白构成里,冬马跟雪菜的过去故事是诱导某些”天然依存“出现的关键原因。在WA2中的两人,各自有着性格缺陷。冬马缺失了正常表达爱意的能力,春希缺失了正常家庭的关爱,雪菜缺失了怎样平衡爱情跟寻求真实自我的方向。《雪融雪降》故事也扎扎实实反映了冬马对于春希的一种依存感,毕竟名为“忠犬”的存在在情感上确实有极强的依赖性。这是基于冬马性格缺失中很重要的一种补完。但是这属于故事的先决条件,在人物成长的过程中,因为早年生活历程而诱导形成的”依存感“出现似乎是非常合理的。但是这些依赖性却也并没有影响冬马人格中“独立性”的展现。否则,冬马为何可在雪菜TE主动斩断一切可能性,在那些雪夜完成了却三人的剧终?冬马又为何在浮气线的雪原上被迫选择离开,并且在不共戴天里说出那句“你们活该”呢?冬马又为何在自己的TE可以如同壮士断腕,独自一人前去了结二人感情纠葛,并最后予以在飞机上痛苦的春希最大的支持呢?而《雪菜公主》发生的闹剧里,雪菜从头到尾都不曾知晓这件事是春希帮他做得。雪菜对北原春希的感情萌芽爆发自学园祭准备期一系列事件,那个不把她只是“特殊的”一个来看的存在。雪菜和春希的关系里,虽然有着错综复杂的曩昔,但是两者在情感方面所做的每一个决定虽然都非常认真的突显出了“独立”而只是“依存”。更何况雪菜多次表露出的个人宗旨”我期望我身边的人都幸福,但是我也期望我可赢得自己的美好“。在冬马AS里选择献上最后祝福的雪菜,选择最终勇敢地拿出吉他弹奏powder snow的雪菜,并不是”依存“在春希温暖巢穴下的小鸟啊。

至于浅色大说,仁和里伽子的感情基于两者互相欣赏,而冬马,雪菜与春希的感情则有”依存“元素,那我认为或许浅色大并没有补完《里伽子抄》,也忘记了里伽子说过了哪个:

路人女主

路人女主

我倒觉得,在感情关系建立的过程中,依存感其实是必不可少的东西,彼此欣赏很重要,但是有了”依存“才有了亲近的前提,不是么。甚至,在路人的故事里,伦也跟惠之间就没有”依存感“了么?其实我认为大家熟练路人的观众已经有了这个答案就是。

细想之下,其实浅色大的质疑并没有涉及到我前文提到的核心内容。夏海和加藤的区别。你说丸户希望追求夏海这样的女人我是非常反感的,毕竟夏海是他更耗费心血塑造的角色,更何况《里伽子抄》所补完的里伽子形象跟家庭意识的主题探讨了。然而,加藤和夏海的本质不同我们都没有展开。虽然这话有些伤人,但是在此情形下便是不得不说了吧。

我前文中提及了伦也跟仁的不同。在我看来,仁本来有过去故事的累积,他有着对他父亲的一种敬畏和摆脱,有着对哥哥惠麻的爱跟体谅,在家庭意识的主导下,高村仁势必会在事故出现的哪一天选择留在姐姐身后而不是去里伽子那里。高村仁最后寻找化解里伽子内心困苦的方法虽然是:将感情跟爱情化为同一种温暖,以婚约的方法解开了这个心结。但是高村仁在爱情中一直是主动地。凉波絣说:高村虽然是个无可救药的哥控,但是他八面玲珑,处理关系都可游刃有余。在这些复杂的前提下,里伽子选择默默关注着famille的发展,并且总是在适度的之后予以必要的帮助,却不肯在与高村的关系里作出显著的表示便变得更加合理了。但是伦也并不是这样的,伦也有个道德感极强的死宅。在处理感情问题上,伦也基本没有经验,甚至变得弱气。看看他如何对待十年前跟英梨梨的那场”背叛“就显而易见了,伦也并没有足够处理感情问题的素质。那么加藤惠的体现其实很像是,我来赶走周围的一切纷扰。而不是让自己淡漠在纷争中。这是里伽子和惠最核心的不同。里伽子处于”高村仁主义者“的角色下,行动是以高村成为前提的;但是加藤惠并不是”安艺伦也主义者“路人女主,她的行动是以加藤作为前提的。在路学里,最具有”安艺伦也主义“气质的角色是霞之丘诗羽,而不是加藤。

所以,关于路人女主是一场回归到帕露菲的论定其实我是不大认可的。不过,浅色大说到的”像夏海,加藤这样的普通,独立,努力的女人,正需要是追求对象“这一点我是最认同的。毕竟,这似乎只是丸户作品里一贯的主张。

不过,如果真的要拿丸户过去作品来做比照,其实都是对路人的不公。这一点我也证实。因为即使galgame和轻漫画的受众有着截然不同的差异性,而且在内容上轻漫画势必不可能超过丸户在过往gal中注入的饱满力度去。举个简单举例就是丰之崎学园的课堂和社团管理并且路人女主中不仅英梨梨之外的家庭状况的补完。就连家庭原因尚未注入非常充足的WA2都存在着北原春希家庭环境描写的欠缺,那就很遑论路人了。在这一点上看,是完全没有比较基础的便是。

不过发现大家对帕露菲的热情也随之飙升了出来,这样反而是再好不过的事了。(歪题1s)

路人女主的独白结构拥有着很多的曩昔痕迹,我们很难把它归类到是一种怎么样的重回。因为原本路人女主虽然并非一部为了展现加藤而脱胎的故事。从第一卷开始,这个故事就必定围绕惠而展开了。看看丸户为了丰满惠这个角色牺牲了多少角色性,逻辑性和主旨诉求就明白了。这一点值不值得吹?当然值得,毕竟加藤这个角色确实太好了。她有着太多的人物面使我们去欣赏,挖掘,理解。但是成为欣赏一部作品的观众来说,我认为,不够满意,并不值当。因为这部电影的故事性,逻辑感,除了加藤以外的其它角色都有或多或少的问题。那么这如同是一道菜,加藤惠和故事原本的诸多元素都是味道。浅色大和框子选择了钟爱惠,觉得这道菜甜一点儿好,我选择了宽容故事原本,希望味道很平衡一点吧。(当然也或许跟本人现在单身有关(大雾))

关于浅色大提到的关于WA2的其它难题,诸如wa2是融合了丸户个人追求和行业妥协的产物等等定论。鉴于跟本题无关,就不多展开了便是。

以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