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教师提离职被索赔42万 校方:培养进行大量投入

教师提离职被索赔42万

教师提离职被追讨42万,校方:对其培养进行了长期投入

“这一天校方终于批准了执行诉讼裁决,按程序申请我的辞退,赔偿开支再另谈。”忻州师范学院(简称忻州师院)地理系学生、博士贾某青说,自己从去年9月提出辞职至今差不多一年,目前事情有了新进展。

8月21日教师提离职被索赔42万,澎湃新闻()从贾某青处获悉,忻州师院人事处主任曹瑞东向贾某青委托代理人表示,学院于8月19日召开了校长办公会,决定执行“为其办理劳动人事关系转移手续”的诉讼裁决,按照程序来申请。至于补偿价格方面,将借助学院发起的新诉讼来解决,校方会及时把以上内容提及学院常委会上探讨通过。

澎湃新闻记者就上述信息向曹瑞东求证,对方拒绝受访。记者多次致电联系该校党委宣传部,暂无人接听。

贾某青介绍,上文提及的“新仲裁”是指,忻州师院于7月6日向忻州市劳动人事纠纷诉讼院递交了新的诉讼申请书。因贾某青违约在服务期内辞职,校方向其退还约42万的赔偿费,其中包含读博期间大学为其支付的薪水、生活津贴等共计13.0504万元,“学校为培养贾某青进行了长期投入”。

贾某青则觉得,忻州师院提出的这笔离职补偿费数额并不合理,应该参考与其同时教授毕业的物理系学生温某2019年3月的劳动仲裁结果:总赔偿金18万。

双方围绕赔偿金数额相持不下,这起劳动纠纷案僵持了长达一年,中途贾某青提起第一次仲裁申请,忻州师院不服裁决败诉至法庭仍旧撤诉,后者再提起第二次仲裁申请。

案件的背后,公众争论的焦点在于:高校委培人才走与留的契约精神、学校“先赔钱再走人”规章制度的合法性、签署协定是否等于放任赔偿要求,以及违约赔偿金的合理制定范围等。

高校离职纠纷案一波三折

这起劳动纠纷起源于:2008年,贾某青硕士毕业后被忻州师院录用;2015年-2018年,贾某青到西北师范大学脱产攻读硕士并取得博士学位,忻州师院在这期间为其提供了工资跟生活补助等,双方2018年签订《协议书》约定贾某青须为忻州师院工作服务满三年(自2018年7月1日至2023年6月30日),才能强调调动要求。2019年9月25日,贾某青向忻州师院提出辞职。

教师提离职被索赔42万

因未获学校获批,贾某青选择申请劳动仲裁,要求忻州师院:1、赔付因其访学已成导致的经济跟精神损失10万元;2、支付读博期间的生活津贴5万元;3、支付安家费30万元;4、解除双方劳动人事关系,转移贾某青的人事档案。

今年3月25日,忻州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驳回了贾某青的前三条仲裁请求,裁令:自本裁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忻州师院与贾某青终止劳动人事关系,并为其办理劳动人事关系转移手续。

忻州师院不服,于4月8日向忻州市忻府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不为贾某青解除劳动关系,并强调贾某青在已满服务期内辞职,需至少帮学院缴纳51.0504万元补偿费。而在贾某青看来,自己只需赔付学校为其读博期间支付的8万余元费用。

6月4日,忻州师院突然撤诉,并于7月6日向忻州市劳动人事纠纷诉讼院提起了新的诉讼请求:向贾某青索要42.0504万的补偿费。

日前,忻府区人民法院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证实,“忻州师院已起诉,双方之间再强调什么规定未不在法院的核查范围之内”。

“忻州师院就贾某青的违约金等事项申请新的劳动仲裁,并不意味着3月25日的裁决失效。”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翟振轶律师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此前仲裁是贾某青申请的,现在忻州师院撤诉,仲裁裁决生效。

因一直未见忻州师院通知自己申请辞职手续,贾某青于7月7日向法庭强调强制执行诉讼结果,从法官处获悉:忻州师院表态“正在执行中”。

在现实状况中,如若学校制定了“先赔偿方可离职”的规章制度,员工能否必须遵守?

忻州师院曾于2018年6月颁布的《忻州师范学院教职工离职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离职管理暂行办法》)写明:经学院主要领导或教授办公会议研究同意离职的,应按下列要求申请完补偿手续后,方可办理离职手续。

“学校方面不能依据其‘自订规则’来规定对方违反或者对抗生效裁决的执行。”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王莉律师称,人事劳动关系的终止,如果尚未有了生效裁决的根据,当事方就必须无条件执行。忻州师院认为贾某青需向学校违约违约金,可酌情启动法律程序维护其合法权益。

教师提离职被索赔42万

忻州师院:支持走法律仲裁程序

当前,离职赔偿金的金额或者具体的赔偿办法教师提离职被索赔42万,是两人讨论的焦点。

据贾某青介绍,7月6日,忻州师院在新的劳动仲裁申请中向其赔偿42.0504万补偿费。计算如下:一、读博期间的费用、住宿费和往返路费34612元,脱产学习期间的薪水45892元,生活津贴50000元,共计13.0504万元;二、读博结束后已满服务期3年补偿费:3年*5万=15万元;三、评为副教授未满服务期补偿费:3.5年*4万=14万元。

8月22日,忻州市劳动人事纠纷诉讼院副院长王泽文向澎湃新闻记者声称,忻州师院确实于近日向忻州市劳动人事纠纷诉讼院递交了《人事争议仲裁申请书》。

教师提离职被索赔42万

教师提离职被索赔42万

忻州师范学院于7月6日向忻州市劳动人事纠纷诉讼院递交的《人事争议仲裁申请书》。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提供

“13.0504万元这部分我确实收到了。学费、住宿费和往返路费的34612元是毕业后报销的,工资跟生活津贴是在在职一年之后帮我发放的。42万中不仅这13万多,其余个别都是强加的罚款。”贾某青说。

这笔“罚款”从何而来?根据两人在2018年9月签订的《协议书》条款,约定:如果贾某青要提早调离,根据已满的服务期限,须以每月5万元的标准向忻州师院缴纳补偿费。另外,双方还于2018年7月11日签订了《晋升职称协议书》,约定:贾某青取得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后,需在忻州师院处服务三年,若已满服务期提出辞退需按每月4万元支付补偿费。

教师提离职被索赔42万

教师提离职被索赔42万

《协议书》与《晋升职称协议书》。

两份文件均提到根据《离职管理暂行办法》执行。该文件是否具有法律效力?翟振轶认为,这取决于两个条件:法定程序制订、向劳动者公示。《劳动合同法》第四条对此有要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批捕劳动纠纷诉讼适用法律若干难题的解释》第十九条进一步强化:民主程序制订;不遵守法律、法规跟制度要求;向劳动者公示。

《忻州师范学院教职工离职管理暂行办法》

忻州师院人事处主任曹瑞东今年4月曾向澎湃新闻表示,学校强调的赔偿数额要求合法合规,“对于执意要辞职的博士,我们也支持其走法律诉讼程序,并根据学校公布的《离职管理暂行办法》等规定对学校进行赔偿。《离职管理暂行办法》是公开公布的,学校教师用工号登录学校网页即可查询到,学校并不存在刻意隐瞒的问题。”

翟振轶认为,该校《离职管理暂行办法》是以学院文件的形式制定的,只要履行了文件公布的审批程序,就算是经过了法定程序,对此《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条例》第四条作出了要求:“事业单位应当成立建立人事管理体制。事业单位制定以及设置人事管理体制,应当通过员工代表大会或者其它方式征求工作人员看法。”

签署协定是否等于默许赔偿要求?

忻州师院新提交的诉讼申请书强调,学校为培养贾某青进行了长期投入,且两人签署了《协议书》及《晋升职称协议书》,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不遵守事业单位用人的相关条例,协议合法有效。贾某青提出终止人事关系,应依约缴付和支付学校相关成本,共计42.0504万元。

贾某青也向澎湃新闻证实的确签署了这两份协议,并解释后来医院没有当面直接把《离职管理暂行办法》拿出来。“当时我没有离职的看法,自身的法制理念也非常薄弱。”

一般状况下,签署合同能否等于默许赔偿要求?“两者并不冲突,这应看合同能否合法有效。”翟振轶解释,不管是劳动合同而是通常的协议,只要是依照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就会造成协议失效,即使签订合同时是自愿的,是两人意思的真实表示。合同失效具有溯及力,合同自始无效。

所以,归根结底还是《协议书》、《晋升职称协议书》及《离职管理暂行办法》这三份文件涉及至的要求是否合法有效的弊端。

教师提离职被索赔42万

追溯到忻州市劳动人事纠纷诉讼院3月份的裁决书,其中提到:经公审查明,庭审中,忻州师院和贾某青均提交了证据《离职管理暂行办法》,作为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如已触犯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双方必须执行。双方于2018年9月6日签订《协议书》是两人真实含义表示,只要协议内容已触犯法律规章的强制性规定,双方必须遵循。

上海瀛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谢同春律师此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觉得,考虑到忻州师院的单位性质、贾某青的教职工身份以及专业技术职务评定、相关《协议书》有关服务期及其补偿费的承诺等综合来看,倾向觉得可以参照适用《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二条的细则。“当然,具体以当地诉讼委及法官的裁判为准。”

王莉也觉得,结合本案看,双方《协议书》推断贾某青默许了《离职管理暂行办法》的要求,但是《离职管理暂行办法》是否合法,是另一个需要判定的弊端,而从其内容看能否违反《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二条的强制性规定也不是当然的定论,这应该法庭裁判判定。

附:《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二条、二十三条、二十五条内容

《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二条:用人单位为劳动者提供专项培训成本,对其进行专业科技培训的,可以与该劳动者订立合同,约定服务期。

劳动者违反服务期约定的,应当依照承诺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违约金的金额不得超过用人单位提供的辅导费用。用人单位规定劳动者支付的违约金不得超过服务期尚未履行部分所要分摊的培训成本。

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约定服务期的,不影响根据正常的工资上调机制提升劳动者在服务期期间的劳动报酬。

第二十三条: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可以在劳动合同中承诺保守用人单位的商业秘密和与知识产权相关的保密事项。

对负有保密义务的劳动者,用人单位可以在劳动合同以及保密协定中与劳动者约定竞业限制条款,并承诺在解除以及中止劳动合同后,在竞业限制时限内每月给予劳动者经济赔偿。劳动者违反竞业限制约定的,应当依照承诺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

第二十五条:除本法第二十二条和第二十三条规定的情形外,用人单位不得与劳动者约定由劳动者承担违约金。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